开发商开元棋牌

成功案例

我们拥有一流的专业律师团队,

携手为你提供最专业的法律服务

【恒都捷报】借贷VS.理财——法院支持恒都律师观点,驳回应诉方借贷为委托理财之抗辩

2019-04-22

案件亮点


1.借贷关系与委托理财关系如何区别?


2.在无借款借据的情况下,一方主体向另一方主体银行账户转款的,能否定性为借贷关系?


3.借款利率约定不明时,利息如何计算?


一、案情事实


(一)原告李清向被告李新账户转款事实


原告与被告原系同事关系,2011年1月24日,原告向被告银行转账100万元;2012年1月27日,原告向被告账户又转账39万元。2015年1月28日,被告向原告出具字据1张,内容为:“今借原告人民币290万元整。一年后(即2016年1月28日)本息一并归还,合计人民币336.4万元。特此立据。”


(二)被告李新向原告李清部分还款事实


2016年4月14日,被告向原告银行账户转账36.4万元。2016年4月29日,被告通过泰安人民币汇款有限公司向原告汇款10万元,通过手机银行向原告转账10万元。此后,被告未再向原告返还任何款项。


(三)原告李清委托恒都郑晓雷律师提起诉讼


在多次要求被告返还本息无果后,原告特委托恒都律师事务所郑晓雷律师作为其诉讼代理人,提起了要求被告返还2800000元借款本金及利息的民事诉讼。


二、被告拒绝还款事由


(一)原告所转款项用于委托被告理财,被告无返还借款义务


在2011年1月24日以及2012年1月27日,原告之所以向被告账户打款,系委托被告为其炒股。理由在于,被告收款账户为炒股专用账户,期间有大量的股票交易操作记录,且该收款账户内只有原告资金汇入,与被告自有资金和其他炒股资金及账号分开操作。


而被告之所以于2015年1月28日向原告出具借款字据,是为了巩固原告对炒股行情的信心,因此在原告的要求下书写了案涉借据。因为倘若原告向被告提供了借据中所载明的款项2900000元,那么就不会出现原告向法院无法提供该款项实际完成交付证据的情况。


(二)原告提供的电话录音证据,不能证明其与被告之间存在借贷关系


在电话录音中,被告对于原告返还借款的请求之所以未反驳,系在收到原告委托理财之用的资金后,因炒股没有取得期望的收益,加之对委托理财和民间借贷的关系没有清晰的概念,所以对原告返还借款的要求搪塞应对,未直接反驳。


另外电话录音中,被告一直讲述要用该资金在香港金融市场谋求高收益,就是为了让原告相信其能力,重新挽回收益和资金损失。因此原告提供的电话录音,不能成为证明其与被告之间存在借贷关系的证据。


(三)139万元借款时间长达4年,却没有任何借款借据佐证,不合常理


原告仅为普通公司员工,在与2011年向被告提供借款1390000元的情况下,未要求被告提供任何字据;另外在2011年1月24日原告汇款之前,被告有车、有房、有正当稳定的高收入工作,也没有发生重大经济困难,因此没有任何理由向原告借款。


三、郑晓雷律师代理意见


接受客户原告的委托后,郑晓雷律师及其团队成员在深入研究和分析案件材料、证据的基础上,对债务人被告的抗辩一一进行了反驳:


(一)原告与被告之间系借贷关系,被告所称的“委托理财关系”的主张不成立


委托理财是指当事人双方在合同中约定,委托人以自己的名义开设资金账户和股票账户,委托受托人从事投资管理;或者委托人直接将资金交付给受托人,由受托人以自己的名义或实际上借用他人名义从事投资管理。因此,委托理财关系的成立,必须有一方当事人明确表示委托另一方当事人代为对资金进行投资管理的意思表示,或者认可对方为其本人进行理财的事实。


而在本案中,从原告第一次向被告账户打款至被告出具借款借据之日,原告从未向被告表示过委托被告代为理财的意思表示。且,被告也从未向原告出具过任何关于其本人为实现原告投资理财之目的已开设炒股账户的证明材料;未向原告出具过任何有关炒股所获收益或所受损失的任何文件。因此虽然被告收款账户中只有原告汇入的款项,但是该账户只是被告个人为炒股之便开设的,其个人的炒股行为与原告向其提供借款并听从指示直接汇款无任何关系。


(二)原告提供的电话录音证据,足以证明被告向原告借款的事实


在委托理财法律关系下,委托人与受托人一般会对投资收益以及投资风险作如下两种约定:一种为无论理财行为赢利与否,受托方均承诺委托人除可取回本金外,还可以得到一定的利息回报;另一种为双方收益共享、风险共担,受托方只收取相应报酬。本案中,如若原告向被告炒股账户所汇款项系用于委托理财,而在第一种风险收益分担约定不可能出现的情况下,那么对于原告多次以电话方式索要欠款的请求,被告完全可以股票市场正常风险导致投资未获任何收益为由拒绝原告还款主张。


然而事实情况是,被告不仅未在电话中否认借款事实的存在,反而多次向原告承诺将竭力偿还欠款。因此原告提供的电话录音证据,足以证明被告向原告借款的事实。


(三)借款借据非证明借贷关系成立的唯一证据,银行转账凭证可证明借贷关系的存在


《合同法》第210条规定,自然人之间的借款合同,自贷款人提供借款时生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9条规定,以银行转账、网上电子汇款或者通过网络贷款平台等形式支付的,自资金到达借款人账户时,自然人之间借款合同的生效。另该解释第十七条也规定,原告仅依据金融机构的转账凭证提起民间借贷诉讼,被告抗辩转账系偿还双方之前借款或其他债务,被告应当对其主张提供证据证明,若被告举证不能时,应当承担败诉后果。根据上述规定,当原告分别于2011年1月24日、2012年1月27日向被告账户转款100万元、39万元后,原告与被告之间的借贷关系就已经成立。因此,本案中,是否有借款借据不影响借贷关系已经成立的事实。


四、法院判决


在采纳恒都律师的观点后,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判令被告向原告返还借款本金2,515,245元以及至本金实际付清之日止利息。


五、本案延伸问题探讨


(一)合同未约定借期内的利率或利息计算方式约定不明的处理


当借贷双方为自然人时,根据《合同法》第211条规定“自然人之间的借款合同对支付利息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视为不支付利息。


当借贷关系发生在自然人与法人、其他组织之间,法人与其他组织之间及相互之间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25条第2款的规定,当对于利息约定不明时,法院应当结合民间借贷合同的内容,并根据当地或者当事人的交易方式、交易习惯、市场利率等因素确定利息。


(二)借方未按照合同约定逾期还款时利息计算方法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29条规定,当借贷双方既未约定借期内的利率,也未约定逾期利率时,出借人主张借款人自逾期还款之日起按照年利率6%支付资金占用期间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当借贷双方约定了借期内的利率但未约定逾期利率,出借人主张借款人自逾期还款之日起按照借期内的利率支付资金占用期间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恒都律师始终坚持“以客户利益为中心”的原则,依靠专业的素养及强大的律师团队,不断攻坚,能够准确抓住每一个疑难案件的争议点和突破点,并制定周密的诉讼方案,从而确保我们每一位服务客户的合法利益都能够得到维护和保障。


编辑:李晴晴

开发商开元棋牌_开元棋牌反水高的_开元棋牌输钱号回收 Copyright?2018 开发商开元棋牌_开元棋牌反水高的_开元棋牌输钱号回收所有    津ICP备17001030号